GB

肥仔
快乐

想见你

cp:不熟




—如果放弃不了的话该怎么办?

——那就不要放弃




稻垣吾郎只是随意地在新注册的社交网络账号里发了一句感慨,便得到了某个陌生人的回复。

感到很惊奇的稻垣反反复复看了这条回复好多次。

“这算什么啊……”他轻轻叹气,把猫抱在怀里,走到公寓的落地窗前俯瞰日本的夜晚。




——




中居正广正在收拾一些少年时期的东西。不知道为什么,父亲去世几个月后这些东西突然被从老家寄来,说是打扫时发现的,或许是希望这些东西能陪伴独身一人的他吧。

房间里的窗帘被拉上了,浅黄色的灯光柔柔地照在中居手里的相册上。这是很久之前的相册了,那时自己还小,父亲也还年轻。一页一页地翻过去,大部分是家里人的合照,也有和SMAP成员的照片,偶尔里面会夹有几张便签条,写着拍照的时间背景。

中居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和稻垣二人的合照,于是突然以此为目标寻找了起来。再翻着,他找到了有一张写着“OK”的纸条,贴在唯一的一张,两人站得很近的集体照上。

中居突然想起这大概是稻垣的字迹,或许与自己当年曾经做过的一件傻事有点关系。




——




以前发些什么都没有人回复,偏偏是这条得到了回应。

看看自己如今和中居微妙的关系,还好当年阴差阳错并没有把这件事抖出去,对方大概也已经不记得有这么回事了吧。




——




曾经有几年哪怕在不良中也很流行大冒险一类的游戏,中居现在还记得当年自己输了被迫去找一个同性后辈告白的事。

“没有想到会是稻垣啊…”

说好了是今天来找他的第三个人,没想到来的是稻垣。中居至今都没忘记同伴们起哄的场景以及稻垣惊讶的表情。

还有说完话后光速逃开的自己的强烈的心跳。

“现在的我反而没有那样的勇气了呢…”




——




去找中居商量事情结果却被告白了,当时真是吓了一跳。

与其说是惊吓,不如说是一瞬间的惊喜吧。

然后给中居打电话,中居没等稻垣说话就叫自己去他家一起玩。

稻垣心底一直都保留着那个秘密,那个偷偷藏在中居相册里的小纸条。

后来因为想要报复中居不理自己,都忘记这件事了。




——




稻垣难得主动给中居打电话,但是中居自己当时却完全没有在意。

第二天感到很害怕的中居急着跟稻垣说清了状况,听到他释然地叹气,居然还有一些遗憾。

只有一点点,中居承认内心有失落。

“居然现在才发现…”

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几率,对方还记得,还在意的话,中居突然想要试一试。

正在纠结要不要去个电话的时候,中居接到了稻垣的电话。

“……”

沉默的稻垣,沉默的中居。

沉默的将近三十年。

“有时间的话,来我家叙叙旧吧。”

这是时隔了好多年,中居再次邀请稻垣到自己家里来。

有些害怕地,中居很快地挂掉了电话。

手机嗡地一阵响,是稻垣的短信。

“地址?”

对啊,稻垣甚至没看到过自己现在的住所。不再犹豫了,中居把地址发了过去。




门铃响了,稻垣来得很快。

中居突然改变了主意,没有给稻垣开门,而是飞快地套上外套出了门。

“我们还是去兜个风吧。”




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,稻垣开车走了好远,回到了儿时一起集训的那片地方。




“中居君,我想了很久,虽然你可能不记得了,或者完全不知道,但是,我一直……”突然有一个纸条被贴到了稻垣的方向盘上。

“OK”。




——end——



shingoro片段


晚间九点,香取慎吾还在彩排室里练习最新的舞蹈。指导老师已经回去了,偌大的房间里,只有他在对着镜子练习。香取轻轻地哼歌,运动鞋偶尔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。

“呀,慎吾,”从排练室门口传来了稻垣吾郎的声音,“还在练习吗?真用功啊。”

“嗯…难得稻垣君在啊……是的呢,明天就要录舞了,不想拖后腿呢…”香取并没有问稻垣现在在这里的原因,稻垣八成又是忘记什么东西了回来拿的。

舞台下的香取声音软软的,听着很舒服。

“嗯,那我也来练吧,不急着回去。”

香取稍稍有些震惊,把本来已经打算说的再见吞回了喉咙里。

“啊——这个时候你肯定在想明明跳舞不好的是我却没有认真在练习吧。”稻垣笑笑,皮鞋踏上木质的地板,发出响亮的声音。

啊这家伙肯定回去过了,连鞋子都换了。香取偷偷地想着。绝对是忘记东西了。

“从哪里开始呢?”

“从头吧,你也要唱啊。”

两个人的声音在排练室里显得有些冷清,但是稻垣十分喜欢,一是很少能听到香取用这样软糯的声音唱歌,二是难得二人这样合唱一首歌。

真是好久没有像这样合作过了。

“我们来练那个吧,”说着稻垣把手搭到了香取的胸口,“这一段,有我们两个就足够了。”

“要从前面一点开始,从你的独舞开始,然后我过来。”香取向后退,躲开了稻垣的手。

只有两个人的氛围微妙至极,特别是当稻垣把手搭到香取的胸前,这样的动作总是让他浮想联翩,作为一个男性,稻垣的动作太过轻柔,轻柔得像……香取所接受过的被调包的来自他的吻,带来一种痒痒的温热的感觉。

“啊,等等,镜子!”香取这才发现,稻垣面对着他往后退,已经退到了房间的一边。然而稻垣并未成功地停住脚步,香取的胳膊下意识地环住了稻垣的腰,防止他受伤。

稻垣向后倾斜背半靠在了镜子上,腰后香取的手臂抵到了栏杆,带着香取的身子向前倾。

太近了……

香取这才感觉到自己早已满头是汗。

香取想要起身,才发现稻垣的手不知何时勾住了他的背。

稻垣踮脚,直起腰,稳稳地吻在了香取的嘴角。

好痒……有红酒的味道。

香取动了动嘴唇,恰好接纳了这个吻。

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,他的心里也带着不少的疑惑,但不能说自己是不开心的。


九则不熟


1、今天和昨天有一点不同,早上起来摸眼镜的时候摸到了另外一只手,以后也想要一直握着这只手,眼镜什么的就等下再说吧。

(同居的不熟早上起来一起找眼镜)


2、hiro君这个话题最近格外的火啊,不过最近在家里叫“hiro”的话会有两个声音回应呢,变成了被hiro包围的人啊。

(俩hiro)


3、“我最近有新舞台剧哦!是贝多芬,弹钢琴的哦,和和贺一样的。”稻垣在电话里兴奋地向中居透露自己最新的工作消息。

“哦,你要好好弹啊,不要降低了贝多芬的水准啊。”

“我们以后合奏吧?”

“不要,绝对不要。”这样说着,中居笑了起来。

(想看合奏)


4、稻:“中居君,你不知——”

     导演:“cut!把那个称呼去掉再来一次。”

     稻: “中居,你不知道——”

     导演:“稻垣君,不是让你去掉’君‘而是想让你去掉整个称呼啊。”

     稻:“啊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    中:“你是笨蛋吗?这样是犯规的啊!”

     稻:“对不起啊正广,啊不,小广~”

     然后稻垣挨了一拳。

(怎么想突然去掉敬称都是一件十分令人doki的事啊,特别喜欢那个cm)


5、“你不可能结婚的啊,仔细想想,绝对不可能。”

“明明你比我还要不可能好吗?”

看起来只是在嘲讽对方的二人,实际上抱有一个很认真的愿望。

我们都不可能结婚,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

(这两个人大概是不会结婚但是相伴一生的类型吧)


6、“不要看着我的眼睛,要看镜头知道吗?我是在给你拍摄啊。”

面对抱着一大捧玫瑰花飞奔而来的稻垣,中居这样批评他。

“录制就要认真点,你是笨蛋吗?”

看着我的眼睛这样跑过来是犯规的啊。

(我超喜欢吾郎跑过去的镜头,记得是跑天桥还有吃冰激凌?这个档到底叫什么啊很久以前的只在gn剪的不熟里看到过)


7、“想要被中居拥抱,想要拥抱吾郎吗?”

“那就是这样的吧。”说着,稻垣一边看着鱼叔一边上前一步抱住了身边的中居。

“诶——中间应该是我啦,你们两个在那边抱着干什么!”

中居难得没有逃跑,笑着反驳稻垣:“不是这样的应该是我抱你吧。”

然后愉快地伸手搂住了稻垣。

诶?难得中居君这么配合?于是稻垣又在节目上走神了。


8、SMAP输了啊,还差了那么多,都是自己的错吧,明明之前都追回来了,明显是我疏忽了...

扶着泳池的边缘,稻垣低着头。

这家伙,不会吧,现在在自责?

于是,中居把手搭到了稻垣的头上。

以前合宿的时候也有这样的事呢。

被中居的手拉上来,再陷入他的怀抱,这是一种多么久违的感觉。

稻垣不禁笑了出来。


9、自从那次罗马浴场来店了之后,中居总是在他面前提起生姜烧肉的事。

“生姜烧肉还是配米饭好哦~”

似乎是对稻垣的披萨做法十分不满。

不过中居的确很喜欢生姜烧肉啊,也不是不能理解。

不过一直跟自己这么说到底是为了什么啊?

“一直跟别人提起一种食物的情况?大概是想让别人带他去吃吧。”

从周围的人身上得到了这样的回答。

"怎么样,中居,好吃吗?"稻垣特地将自己做的菜带到了中居的乐屋。

“生姜烧肉不是说好了配米饭的吗?为什么还是披萨啊。”

“因为我自己觉得这个很好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