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B

肥仔
快乐

京都七日 断章

桝家修平(上流阶级~富丸百货外商部)x黑泽勋(卡拉马佐夫兄弟)

設定:桝家修平放棄了葉鳥士朗,相貌與黑澤滿僅是有些相似而已,年紀比黑澤勳小兩歲,時間線在黑澤家事件解決後2年

对桝家修平来说,这又是一个为了营业额而奔走的普通夜晚,同时也是他彻底放弃叶鸟士朗的第一个晚上,在高级酒吧被女性客户灌了几瓶酒,趁着清醒成功推销了一笔。这下已经过了午夜,桝家还没打到车,强忍着吐意在街边踉踉跄跄地朝着模糊的家的方向前进。

黑泽勋几乎是踏着午夜12点的钟声下的火车,为期一周的出差有着一个极不走运的开头——火车难得地晚点了。冬日的京都很冷,离噩梦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两年,一切都平稳地开展着,黑泽勋出站后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,所幸顺利地乘上了一辆出租车向公司为他预定的宾馆驶去。

“喂!走路不长眼睛啊!?”
桝家修平扶着墙拐出一条小路,撞上了突然冲出的四五个年轻人,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倒在了路边。桝家勉强支撑着身体,虚弱地表达着歉意。
“抱歉…”
“大叔可真是喝得烂醉啊,呐!”
“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了了吗?”
或许是太久没有说话,一开口,恶心的感觉就冲了上来,桝家几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冲到路旁的灌木边吐了个痛快。
“居然吐了…”
“呜哇好恶心…”
为首的金发少年对着桝家的腰部就是一脚,桝家身子一歪,倒在了呕吐物的一旁。少年似乎还不能解气,吩咐另外两个人扶桝家起来,又朝脸打了一拳。
“唔噢,这个表,好像是名牌啊!”
扶着桝家右臂的少年握住桝家的小臂,向同伴兴奋地呼喊引得另外几人纷纷凑上前去。挡在桝家面前的少年一走,使得桝家看到车道上驶来的出租车在面前一闪而过,桝家勾起了一个笑容,已然看不清车上是否有人,他在闭上眼之前还在想,要是能乘上这辆车就好了。

黑泽勋坐在后排乘着出租车在空旷的道路上前行,他看着窗外昏暗的灯光和冷清的道路一言不发。远处路边有一群人,看起来像是烂醉的小混混,黑泽勋看到路灯下金发的背影抬腿踢了什么一脚,心里一下子觉得不对劲。车开过路边,泛暖黄色的车灯照到了路边人的脸……
“司机!请停一下!等我一下,谢谢!”
黑泽勋猛烈地拍着车门,迫不及待地下车,冲向身后的人群。
如果没有看错的话…是哥哥吗?
“你们做什么!?需要叫警察来吗?”
黑泽勋紧张地变了语调,质问几乎是脱口而出。几名少年顿时慌了阵脚,摘下了躺在地上烂醉之人的手表就跑,末了还留下“算你走运”之类的几句话。本想冲上去夺回表的黑泽勋,却被一只有气无力的手握住了脚踝。
算了,总会找回来的,黑泽勋看着路边的摄像头这样想,瘫倒在地的男人与黑泽满长得相似,不过要年轻不少,看起来只比黑泽凉稍大一点的样子,安静地倒在地上,浑身散发着酒味,名贵的西装外套都沾上了呕吐的秽物。黑泽勋本想再为他招一辆车,不过看这人昏昏沉沉的样子,问话也毫无回应,马路上亦不见有出租车开过,还是将人扶起,架在了背上,乘上了先前的出租车。直到将他搀扶起来,黑泽勋才发现这人高了自己十多厘米,所幸身子不算很重,对他而言抬起来不是太费力,他瞄到了那人领带扣上的刻字——桝家修平。

宾馆入住的手续很顺利,但因为是热门的高级宾馆,房间几乎全满,使得黑泽勋只得将烂醉的人搬回了自己的床上。
“喂…实话说…你是不是看上我了?”
躺到床上,在黑泽勋帮他脱衣服的期间,烂醉的人突然开了口。
“真是语出惊人啊,要是你还有力气,不如自己把衣服换好。”
典型的公子哥口气,黑泽勋笑笑,把宾馆的睡衣放在桝家身上。
“我去给你拿瓶冰水,弄脏的外套已经吩咐宾馆洗了,今晚你就睡这里,我睡外面。”
黑泽勋第一次想感谢宾馆套房配备了足够大的沙发。
等黑泽勋拿水回来,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,睡衣的纽扣大敞着,勋将冰水贴了贴那人的脸,认命地跨到了桝家的身上,替他扣扣子,可没扣了两颗,桝家突然抬起胳膊,一翻身把黑泽勋压在了身侧。
“喂,醒醒啊,喂!”
桝家只是闭着眼将黑泽勋的头揉进了脖子下的空间里,僵持了一会儿,黑泽勋只得再次认命,闻着未消的酒气,抬手关上了灯。
看来宾馆的大沙发还是没什么用。
在黑暗中,桝家慢慢地睁开眼睛,闻着怀里人洗发水的淡淡香味,又迷迷糊糊地闭上眼,感到莫名的安心,其他的事留到天亮再说吧。

桝家迷迷糊糊地从床上摸索着坐起来的时候,房间已经只剩他一人了,整洁的外套挂在床边,与他昨天所穿的那件稍有不同,在自己的公文包旁边,干净的行李箱平躺在地上,看来这个旅馆的住客还没打算离开
“我不会是被哪家的贵公子捡到了吧。”
桝家被自己愚蠢的妄想逗笑了,昨天没有被丢在街上都已经是万幸了,还想什么遇到白马王子的桥段。
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字条和号码牌,大意是让他醒后快点离开之类的,衣服已经为他买了新的,第二天记得拿号码牌来前台取送洗的大衣。
真是贴心的让人不想离开啊,看着好看的字,桝家暗自地想,甩下一张名片,不管对方是什么贵公子,大衣的钱还是要还上的,毕竟他可不是对方包养的小情人。

宿醉未消,桝家在下午还是踉踉跄跄地回了公司。听说为了处理近期与客户的纠纷,合作的律师所派了一名中坚人才来充当临时顾问,上午刚到,下午领了资料就走了。
“这次我们外商部也需要人跟进,桝家,你这个月的定额好像已经完成了?那这件事就由你来做。”
本以为可以稍微松口气了,没想到一回公司就飞来了另一个任务。
“明天律师先生上午还会来,洽谈的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“是。”
忘掉繁杂的琐事,尽快进入工作状态可是桝家修平一向具备的素质。

黑泽勋去京都分部跑了一趟,带着相关资料回到了宾馆,发现早上还在床上的大型生物已经不见了踪影。还好人已经走了,要是赖在了这里,黑泽勋还不知道怎样才好。
“居然还留下了名片…原来是这几个字啊。”
黑泽勋突然怔住了。
“富丸百货外商部…吗?”
明天搞不好会有点麻烦啊。



END